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TOP BLOCK“针锋相对”线上辩论大赛【对话整理版】

qukuailian 2020-7-2 10:34 13816人围观 活动

6月29日至30日,由Bittime发起的TOP BLOCK“针锋相对”线上辩论大赛顺利举行,共分为数字货币交易所、存储公链、投资机构和行业KOL四大辩论分会,YottaChain创始人王东临、IPFS.FUND创始人周欢、聚币CEO Jeff、Gate亚太区副总裁Tina、BitMax创始人曹晶、The Force Partners合伙人王翔、DFund管理合伙人杨林苑、布洛克资本创始人宋厚达、张姨杨姨视频联合创始人张姨、女侠区块链创始人陈女侠,受邀参与,各位行业大咖分别就四大领域的系列问题进行了精彩辩论,近30个社群就此进行了同步直播。

 

以下内容根据辩论直播整理。

交易所

主题:2020下半场,谁是交易所新锐?

 

唐诗:数字资产交易所一直被认为是币圈最赚钱的角色,但在今年也有不少老牌交易所陷入公关或是经营危机,今年的交易所到底赚不赚钱?

 

Jeff:

做交易所的有赔的也有赚的,看好整体市场,未来会走向合规化,在此过程中会淘汰一批交易所。用户也有交易的刚需。用户需要擦亮眼睛找到合规的正规的交易所去交易。

 

曹晶:

要看是不是有热钱冲进来这个交易所行业,赚钱的容易程度比2017、2018年差一些。交易所在产品、交易体验上没有明显短板,新交易所入局更难一些。交易所的利润点是在不断转移的,交易所是个流量聚合体,资源方:不仅是撮合交易,还可以做孵化、资管、矿池,渗透到币圈所有热点,比较有财富效应。

 

Tina:

平时大家都说我们gate.io 比较低调,不太发声,这问题,赚不赚钱? 实话实说,交易所的营收主要来源于手续费和上币费。我们不收上币费,我们是盈利的。2020 年第一季度,加密货币现货和期货市场的总交易量约为 8.8 万亿美元,期货交易季度显著增长 314%,现货交易季度显著增长 104%。整个市场的平均每日交易量达到 233 亿美元,这比 2019 年增加了 274%。从数据来看,也是有市场,有用户,有盈利。

 

还有诗诗也提到的一些交易所陷入公关或者经营危机。我觉得在交易所这个风险和利益都非常高的行业,确实不管新老都有可能存在资不抵债的危机。

 

唐诗:在币圈交易所是个很特殊的存在,不少交易所会对项目提供孵化、上币、市值管理等一系列服务,不仅参与一级、二级市场,还提供金融衍生品服务,甚至还有监管职能,这一现象到底合不合理?交易所该不该有人约束?

 

Jeff:

交易所肯定需要被约束,新加坡的监管开明度很高,很超前。KYC就是要保证钱的流动性,确保不存在洗钱风险,很多交易所没有在这方面下功夫。交易所没有经过正规的金融机构监管,很多地方做的就有缺失,所以导致了我们经常说的资不抵债,挪用资金等问题。行业会慢慢变好,越来越合规,资金越来越安全。要让子弹飞一段时间,看哪些需要监管,那些不需要,这是双向选择的过程。帮助政府找到监管边界,拥抱监管。

 

曹晶:

纯粹从商业角度讲,交易所本身是希望做到大而全。但传统金融市场的监管机构强行将其分割开来,以保证透明度。

 

纯粹从商业角度讲,为了控制成本,利润最大化,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当然会从上到下都做。比如对上币项目尽调,孵化项目也要尽调,如果孵化和上币都是你,这部分就可以省下来。而且有些项目的经济模型不切合实际,前期孵化帮助他们可以优化。

 

资本都是逐利的。没有强力监管的情况下,交易所进行上下拓展是一定的,没有动力做切割。

从监管角度看,需要将其切开,券商、清算、资管等。

 

Tina:

现象合理,但需要有一定的约束。这个行业是我见过更新迭代非常快的一个行业了,不论是交易所还是用户对新产品更新的适应度以及接受度都非常快和高,目前的各类衍生品、理财产品、DeFi 等层出不穷。如果仅仅是靠一款或者一类产品往往是无法让一个交易所经久矗立的,所以出现更多的衍生服务是非常常见的。但是由于我们行业的监管架构还不够完善,在发展的过程中很容易出现问题,例如部交易所出现过度的干预、操纵市场、反洗钱义务履行不彻底等违法行为,引起市场恐慌、用户不信任、行业污名化等乱象丛生,给我们的行业带来非常大的负面影响。此时是非常有必要进行约束和监管的。但是在目前监管机制不够完善的情况下,那么这份监管职责就落到了每一个交易所的身上,特别是行业类的老牌或者大型的交易所更是应该以身作则,做到带头作用,拥抱监管的同时加强自我约束,自我规范,自我管理,力证行业良性发展。。监管的体系是根据市场和行业的发展不停的也在更新迭代的,传统的监管例如证券市场的适不适合我们行业?然后合规,要合那些国家的规?目前的自监管行不行?自我监督约束到不到位?这些都是有待讨论而且很需要被讨论和看见的点吧。

 

唐诗:头部交易所都在不断丰富和完善自身生态,似乎在朝着数字资产衍生品交易、矿池、技术供应商、投资机构、孵化机构等大而全的方向发展,这对交易所来讲是否是个正确的方向?对整个区块链行业来讲,是好事还是坏事?

 

Jeff:

核心在于交易所的边界问题,这是在发展中发现的。也就是说垄断到底是好是坏。说行业前期,垄断可以促进行业快速向前发展,而且币圈看似垄断,但在传统金融比起来,还很小。什么时候垄断会对行业产生制约,这个很难讲。火币、OK作为头部,已经不愿意再动了,已经不上币了,币币交易非其主力,从这角度看,此时正是三大所外发力的最好时机。稳定、交易市场活跃。现在看,垄断的制约为时尚早。

 

曹晶:

具体看大而全到什么程度,看其边界点。币圈体量还很小,只是传统的零头。目前看来,适度的大而全是个很好的选择。

 

Tina:

对头部交易所来说方向正确,对行业发展来说肯定是好事。感觉头部就是要尽快的吧触角伸向行业的各个角落。

 

首先,方向正确,但并不意味着要同时全面开花,要知道盲目的扩张,是一个公司衰落的开始。原有团队擅长做的部分现在功能要迅速膨大,扩张,去做自己原来也许并不擅长的部分,也许是吃力不讨好的结果,过程很努力,最后期待和现实有落差。对交易所来说,朝着大而全的方向发展,确实是一个扩大影响力、抢占市场以及创造利润的方法,但是数字资产衍生品交易、矿池、技术供应商、投资机构、孵化机构等任何一个方向的发展都是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如果的去不惜成本代价的扩张,顾此失彼,到最后连交易所最基本的为用户提供加密货币交易服务和保障用户资产安全都做不到了,那么对交易所来说,是非常不利的,毕竟精力有限,可做的事情,可成长的部分无限,因此,在选择大而全的发展时,应该依据交易所自身需求,计划好先后发展战略顺序,还要做一些取舍,有节奏的进行发展,还要根据市场随时进行调整,现在整个行业还不那么大,也没有巨无霸公司,有些还是挺好掉头。

 

唐诗:这几年,火币、OK、币安三大所三足鼎立的局面已经持续了很久,今年下半年,处在二流、三流的交易所还有没有翻盘的机会?

 

Jeff:

交易所四大、五大的局面还会出现,但不是取代三大,市场和人都会扩张,拭目以待。市场还是很大,做到一线还是指日可待的。

 

曹晶:

目前的一线交易所还是幼儿园小朋友打架的局面,所谓的一线交易所也就是大班的孩子,二线就是中班的孩子,幼儿园里称王不见得是真的王,只是没有见到外面的世界有多大。出去可能就被小学二年级的小朋友打得满头是包。现在币圈交易所的体量只是个零头。目前在币圈称王,很难说他是一线、头部、巨无霸,都不沾边。如果我们能见到十倍百倍千倍的存量资金进入行业,目前一二线的差距可能就是忽略不计。

 

当美国监管打开的时候,进入的资金体量将是巨大的。很多投行、对冲基金的钱不是不想进入币圈,而是监管还没到位。监管一旦到位,就是十倍百倍千倍的钱进入这个市场。到那时,抢占先机的才可能是这个行业真正蓬勃发展的第一批头部交易所。

 

但不是说现在的头部交易所变成未来的头部交易所。比如纽交所独占鳌头这么多年,短短几年就被纳斯达克抢去了老大的位置,是因为他的撮合方式不适合时代的发展。

 

交易所的头部格局不可能长期保持不变,未来不只有三大,可能还有四大五大的一线,几十家的二线,这在很多行业都是很正常的现象。

 

Tina:

任何行业没有绝对的第一哈,谁都有机会成为行业领头者,拼多多创建 4 年市值赶超 20多年的京东,苹果手机的出现绝对性的碾压手机巨头诺基亚,以及视频网站优酷土豆合并磨合期爱奇艺崭露头角扶摇而上,这一系列例子都说明身在任何行业,只要你有创新,用心经营,能抓住机遇,那么就有可能是站在山顶的人,但是,山顶风景好,但也风大吹的头疼啊,今年行业内,虽然有一批交易所倒下,但是也有一批交易所站起来,就拿曾经的 FCoin 来说,18 年上线半月之内,交易量就冲上榜首,这难道不是一种大翻盘?近来很火的 bybit、

HBTC、Deribit 等交易所势头也很猛,难免不会成为下一个走上山顶的交易所。因此,在这样一个更新换代很快的行业,任何时候都不可以松懈,因为有可能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就会有更多的交易所赶超在你的前面。当然,这也说明任何时候任何交易所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翻盘的赢家。现在的市场是能够承载3大交易所,以后等行业成长了,说不定能够接纳3打交易所,各自有各自的擅长,百花齐放,每个都是头牌,想想也挺好的呀,哈哈哈哈

 

唐诗:如果2020年下半年有交易所能与火币、OK、币安并列,跻身四大交易所行列,你认为会是谁?为什么?

 

Jeff:

讲一下聚币。首先,品牌、产品、合规以及流量,是交易所未来重点要打造的地方。聚币是个老牌交易所,在币圈是有一定号召力的,在三月份做了一些召回老用户等活动,做了人人节点,聚币的平台币等,这方面确有天生优势,因此几次活动下来用户量起来的很快;我们在新加坡做了合规,合规是业务拓展的基石;最后是关于流量,交易所还是要看上币的资产、速度和币的表现,现在是交易所比较好的发展时机,现在比特币相对横盘,用户对市场的信心还在,所谓的蓝筹股表现都不错,现在去做一些新币种的话会吸引流量过来。另外我们从海外角度看,可以挖掘一些好的项目给中国社区,这是一个发力点。聚币在大力发展自己的生态,吸引行业优秀人才,如大家有意愿,欢迎加入。

 

曹教授:

如果我有两票,我会给聚币和gate各一票。然后自夸一下,如果有一个交易所能打败三大所的话,我会把这一票投给BitMax。我们的运营思路与聚币不太一样,上新币拉新是最快的,但流程是最低的,即使连续上好几个新币,哪怕是独家首发,对交易所的拉新影响有限,因为陆续就会上第二个、第三个所。现在火币、OK不怎么上新币,或许就是因为他没有必要靠上新来拉新。上新币这个玩法是17、18年比较流行且行之有效的,按目前的运营思路,不是特别好的突破点。

 

关于合规,合规非常重要,有理想的交易所都在合规上花了很多心思。我们在美国和加拿大合规方面走的是最远的一家,目前拥有唯一一张数字资产的券商牌照是美国的,新加坡的合规也在进行中,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合规是交易所发展的基础,但不是交易所发展的制胜法宝。有一些美国团队花了几千万,在交易所合规上做得非常好,但是产品跟不上,就无声无息的死掉了。

 

我觉得在没有一个市场新的突破口出现的情况下,想要弯道超车,需要在产品的细节上做到极致。比如我们的Staking产品,上线多两个月,参与用户已经好几千了,基本没有人对我们的产品说不喜欢。这是因为我们抓住了市场的痛点,质押的资产是为了提高流动性,我们质押不仅可以收取利息,还可以把质押资产拿来当保证金做杠杆交易。大家都很喜欢这个创新。

 

火币、OK在海外市场的拓展困难重重,在美国做了很多尝试,结果都不理想,大概是不熟悉当地法律法规、运营、语言障碍等原因等。我们没有这些方面的问题。总结一下,我们BitMax肯定会超越三大所,但是不是今年下半年?可能还不一定。

 

TINA:

本来我准备了,想说说上币,资产有多优质,比如上了前段时间的kakao  KLAYTN ,理财我也想说一直是全网最优的的年化利息收益,今年疫情影响火起来的直播,我们也在去年秋天就开始了,5月完成了100%保证金,明天gt主网上线,但是我想这题不能自嗨嘛,还是主要听听看别人家的交易所在做啥,埋头苦干的时候也看看旁边的小伙伴们的走向,我们也在努力中,修炼内功,扩大影响力,不断自我迭代更新吧。

 

总的来说,像前面两位说的,想走的远的交易所,都在做合规和产品深耕方面的努力,说明我们方向一致,各自努力,哈哈哈哈。

 

存储公链

主题:2020下半场,谁是存储公链独角兽?

 

七斤:CAP理论认为,在一个分布式系统中,一致性(Consistency)、可用性(Availability)、分区容忍性(Partition tolerance),这三个要素最多只能同时实现两点,不可能三者兼顾,区块链存储难道打破了这个理论,实现了三者兼顾吗?如果没有,那又是怎么平衡的?

 

 

王东临:

CAP理论是传统分布式存储中的经典理论,但它是建立在一定的模型假设的前提条件下的。

传统的分布式存储和区块链的分布式存储是不太一样的,我们做的分布式共享存储在一定程度打破了CAP理论。比如分区问题。我们曾想过如果国内和国外断网了,大部分的算力在国内,那是否会分成两个链,网络恢复后,由于中国的链更长,那是否会把国外的链干掉。这个问题就跟CAP理论一脉相承。也就是说一旦发生分区,数据一致性就无法保证。存储公链作为公链的一个分支,大体上还是符合CAP理论的,但在特殊场景下,做了特殊的限制后,会相对好一些。

 

BTC和ETH类似于雅典城邦的直接民主,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投票决定,因此效率很低,表面上看是人人民主,人人都可参与做决策,但这是伪民主。

 

现代主要国家实行的是代议制民主,民众选出议员,由议员来做决策,不能代表民意的会被选下去,这是半中心化的管理,但实践证明,这是最可行的方案,EOS就类似这种方式,如果哪个节点出了问题,随时会被备用节点顶替掉。这种情况下,民主足以满足运行的需要,社会成本也大幅度降低。设计系统时要全面的从多个角度去考量,不需要把去中心化当成宗教一样的东西,从而招到最佳的妥协方案。

 

周欢:

CAP理论是个用于分布式存储的经典理论。目前还没有超出这一范畴的区块链项目。不同项目做了不同的取舍平衡。BTC是高分区容忍性、高可用性,但是牺牲了瞬时的一致性,通过通证激励保证了最终的一致性,这也是为什么比特币网络需要多个区块确认之后才能完成一个交易,因此TPS较低,支持的业务也很简单;EOS是高一致性、高可用性,但低分区容忍性,EOS通过DPOS机制大大降低了节点数量,而且远远低于BTC网络的数量,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并对节点性能有很高要求,以降低分区出现的可能,保证网络的健康;FileCoin是高一致性、高分区容忍性,但可用性不高,当故障节点数量超过一定比例时,就会影响网络的使用,因此FileCoin通过时空证明和预期共识的方式强制要求每个节点按照一定规则进行数据存储,并提供复制证明,以降低网络发生故障的几率。这些都是为了各自解决不同的问题。

 

七斤:微软、谷歌、亚马逊、BATJ等大企业都有布局自己的区块链服务平台,区块链存储公链们作为专攻存储的区块链服务平台,真的可以与他们匹敌,甚至打败他们吗?

 

周欢:

区块链存储被誉为最有可能落地的赛道,微软、谷歌、亚马逊、BATJ等巨头与存储公链各有优势和劣势,有竞争也有互补。对于存储公链来讲,不是要干掉BAT,如能将巨头们开发为客户就是去考量存储公链成功的标志。

 

无论从研发团队的人数、落地应用场景的丰富性、用户体量以及商业生态闭环来讲,巨头们商业级别的研发实力是很好的。存储公链的优势则恰恰是他们不具备的,比如灵活的创新空间、相对自由的金融属性,以及相对先进的生产关系,用户就是矿工,矿工就是用户,员工就是投资人,投资人就是员工,这种生产关系更接近共产主义,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发挥整个网络中个体的价值。比如传统的任何点赞、转发等弱价值行为在区块链系统中都可以被量化为通证激励进行价值变现,而这些行为在传统互联网产品上很难变现。

 

因此,无论是巨头还是存储公链,都是区块链发展落地的重要的部分。巨头们进区块链是有很好的助推作用的,否则区块链只能是小众的玩具。存储公链的首要目标是让巨头成为自己最大的客户,巨头也要吸收存储公链的优势,提升自己的竞争力。

 

王东临:

首先,说巨头们的区块链业务这块,大部分巨头只是提供了BaaS服务和技术研发,是个卖水的角色,不会去运营具体的项目。Facebook的Libra是个真正在运营的区块链项目,但属于少数,因此才会引起轰动。但准确来说,Libra是个联盟链,这与公链是不同的。

 

还有一些巨头做的也是联盟链,而且没有通证激励,是无法与真正的公链相竞争的。无通证区块链就像是太监,是不完整的,价值丧失了一大半,只有少数特殊场景才有一定意义;区块链的进入门槛也是一大问题,一般地公众用户很难进的来,目前全球区块链的用户还不足1%,与其知名度完全不匹配。就像互联网一样,大部分人认为互联网源于90年代,才20多年,但其实已经有50多年的历史,之所以被公众熟知的时间这么晚,就是因为当初的门槛过高。网景浏览器让人们动动手指就能上网,才解决了互联网的使用门槛问题,让互联网实现了商业化,迅速走进千家万户。区块链也一样,门槛问题不解决,其他条件再优秀最终也运转不起来。

 

还有一点就是,国内一些所谓的区块链公链,大部分的运营节点都是项目方在运营,不能算是真正的公链。真正的存储公链,比如YottaChain,在数据持久性、数据可用性、安全性、经济性上的优势远超云存储,再加上其独创的加密去重技术,YottaChain完全可以和巨头竞争,并抢占他们一部分市场。当然,巨头也可以和存储公链有另一种的合作关系。比如百度网盘是免费试用的,谁会选择YottaChain呢?其实百度网盘就是YottaChain的潜在客户,普通用户可能认为百度的品牌大,然后选择百度网盘,但是百度网盘有安全稳定地存储数据的需求,YottaChain具有先天优势,可以满足。另外,巨头的云存储也与存储公链存在合作空间。

 

七斤:密码学作为区块链的核心技术之一,加密和解密技术都在不断发展,未来量子力学会不会打破密码学平衡,导致区块链失去意义?如何避免这一状况的发生?

 

周欢:

量子计算机的算力比现有计算机大得多,而且多好几个数量级。量子技术对区块链的威胁有两方面,一个是暴力破解能力高,一个是量子计算机挖矿能力远超现有的矿机。

 

个人预测,未来十年后可能实现量子计算机对区块链系统的暴力破解;五年以后可能会有量子计算机参与挖矿。但是当所有矿机都是量子计算机时,对区块链来说也就没有威胁了,不会让区块链失去意义。

 

当然,区块链被暴力破解的潜在威胁也会因为量子通信技术的发展而减弱。中美两国都走在量子技术发展的前列,我国的科学家们不久前利用“墨子号”在国际上首次实现了千公里级基于纠缠的量子密钥分发,所以说量子加密技术也在不断的发展和升级。量子计算机和量子通信是矛和盾的关系,一种技术的升级必然把随着对抗技术的升级。

 

王东临:

首先,量子技术只对部分密码学算法(如RSA)有威胁,但该算法早已被密码学界认为是不可靠的算法,YottaChain也绝不会选择RSA算法。

 

其次,有预测说2025年,量子技术可以实现商用,但我个人认为不可能,一些所谓的量子霸权的实现只是在实验室的个别环境下做出的案例,距离真正的商用还有不止十万八千里。

 

然后,量子计算机对挖矿的安全也不会有威胁。简单说就像是从网吧挖矿变成HD挖矿。

 

最后,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目前采用的加密算法是可以抗量子计算的,未来还可以根据实际发展情况,把现有的加密算法换成更厉害的抗量子算法,因此基本不用担心量子技术会有什么威胁。

 

七斤:建立在通证激励基础上的区块链存储真的可以保证系统的可靠性和持久性吗?会不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像现在的比特币一样,被少数的大型专业矿工/矿池掌控?

 

王东临:

对于这样的担心,可能源自比特币挖矿,比特币已经从人人可以挖矿演变成现在被大矿池把持的状态。随着难度的不断提升,个人挖到区块的概率越来越低,大家不得不加入矿池,采取联合挖矿的方式提高挖中率。

 

但存储挖矿不存在这样的问题,用户不需要加入矿池,只要存储了数据就能获得相应的挖矿奖励。虽然现在有一些提供矿机托管的存储矿池,但这不会形成像比特币一样的垄断。

 

YottaChain的存储共识是基于非常成熟的Hash做的,不像FileCoin依赖于工程上还没有解决得很好的VDF和ZKP来做存储共识,因此FileCoin遇到的需要耗费大量算力去做存储共识的问题,YottaChain并不存在。

 

邀请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