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扎克伯格噩梦难醒:最新财报显示Meta增速拉垮,元宇宙难当重任 ...

区块链巴士-琪琪 2022-4-28 15:55 15132人围观 资讯

继两个月前发布首个令人大跌眼镜的“元宇宙”财报之后,META在美东时间4月27日盘后再次公布了一份令市场喜忧参半的财报。

「忧」主要在于,财报显示,22年Q1公司总营收为279.1亿美元,低于FactSet分析师平均预期的282.8亿美元,同比增长7%,为2012年上市以来的最低增速。经营利润率为31%,低于去年一季度的43%。

同时,公司给出的第二季度的收入指引将在280亿美元到300亿美元之间,这低于分析师预计的306亿美元。

「喜」主要包括,公司该季度的净收入74.65亿美元,尽管同比下降21%,并且已经连续第二个季度下降,但高于分析师预期的71亿美元。每股收益2.72美元,高于市场预期的2.56美元。同时,Facebook3月份的日均活跃用户为19.6亿,同比增长4%,好于分析师的平均预期。

财报发布会上,扎克伯格表示接下来将会放慢对人工智能基础设施、商业平台和现实实验室的部分投资步伐,预计 2022 年的总⽀出将在87-920亿美元之间,低于之前预期的90-950亿美元。

在Q2财报发布后,META股价一度暴涨近20%。截止美东时间4月27日盘后,META的股价为207.08美元,涨幅达到18.37%。

今年以来,META是奈飞之后又一个股价崩塌的 FAANG 五大科技股之一。由于今年二月发布首份“元宇宙”财报显示公司利润降幅超过预期,营收前景黯淡,日活跃用户减少,这份财报发布后Meta的股价已经下跌了近44%,公司市值损失了近3880亿美元。

但尽管一季度财报的发布似乎重燃市场信心,但META依旧面对日益激烈的社交平台用户争夺战、广告业务的隐私逆风、元宇宙业务的持续重投入、俄乌战争带来的不确定性加剧等不利因素叠加,长期的前景尚不明朗。


「广告」主业面临逆境


作为公司营收支柱,META的广告业务并不好过。

财报显示,Meta第一季度的广告收入为269.98亿美元,同比增长6.1%,低于市场预期,也低于2021年各个季度的广告业绩同比增速,同时也是2021年二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其中,一季度应用系列的广告展示量同比增长 15%,每个广告的平均价格同比下降 8%。

导致广告收入不及预期的原因包括俄乌战争影响欧洲企业的广告投放。22年Q1,欧洲是META所在各个地区中唯一一个广告营收下降的市场,该季度营收为63.64亿元,略低于上年同期的63.73亿元。

苹果ios隐私政策调整也为META的广告收入带来持续性负面影响。去年四季度,Meta公司预计,由于ios隐私政策的调整,这一影响预计至少会达到100亿美元的规模。今年一季度,META同样强调IOS 15将会影响广告增长目标和业绩衡量。

META的广告收入当下正在面临强逆风,接下来,来自欧盟对META等科技巨头的管控,将会继续对其主营业务产生不利影响。

今年3月24日,欧盟公布了《数字市场法案》(Digital Markets Act,简称 DMA),该法案将反垄断治理的矛头瞄准苹果、谷歌、Meta、亚马逊和微软,旨在规制五大公司在欧洲的商业行为和市场主导地位。一旦硅谷巨头们违反了 DMA,他们将面临高达其前一财政年度全球年营业额最多 10% 的罚款,以及高达 20% 的再犯罚款,甚至有被拆分的风险。

紧接着在4月23日,欧盟就《数字服务法》(Digital Services Act,简称 DSA)的广泛条款达成一致。这项法案将迫使科技公司对其平台上出现的内容承担更大的责任,包括更快地删除非法内容和商品,向用户和外部研究员解释他们的算法如何工作,以及对虚假信息的传播采取更严格的行动。如果不遵守规定,公司将面临高达其年营业额 6% 的罚款。

这两个法案可能会在今年晚些时候生效,叠加苹果ios隐私政策、俄乌战争不确定因素,以及通胀和宏观供应链影响广告主预算等因素,META的广告业务前景无疑被蒙上一层阴影。


用户增速恢复 但不利因素仍在


作为全球最大的社交应用软件,META的活跃用户规模增长已经趋于平缓,加上来势汹汹的短视频平台TIKTOK对用户的争夺,让META的活跃用户增速受到极大影响。去年四季度,公司的日活跃用户基数减少了200万。

但今年一季度META的用户活跃程度增速却超出市场预期。财报显示,3月份的日均活跃用户为19.6亿,同比增长4%,好于分析师的平均预期。月均活跃用户29.36亿,同比增长3%。

受到俄乌战争影响,在欧洲市场,META的用户数据表现较差——日均活跃用户3.07亿,逊于上年同期的3.09亿;月均活跃用户4.18亿,逊于上年同期的4.23亿,也是去年一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财报电话会上,META预计全球月活跃用户将会受到退出俄罗斯市场的影响,接下来全球月活跃用户将会保持平缓、甚至有所下降。

衡量货币化用户群的指标每用户平均收入(ARPP)在22Q1仅为7.72美元,低于上年同期的7.75美元,同时也是2020年Q4以来的最低水平。

META正在发力短视频产品Reels以应对来自TikTok的竞争。在22年Q1财报发布后的财报电话会中,扎克伯格表示,Reels正在快速发展,用户在Instagram上有20%时间观看Reels的短视频,在Facebook上有50%的时间用来观看Reels的短视频。


元宇宙业务前景仍然模糊


Meta在今年二月的财报中,首次公布公司的元宇宙业务的相关业绩,该业务统称为FRL(Reality Labs,Facebook现实实验室),包括与AR(增强现实)和VR(虚拟现实)相关的硬件、软件和内容。

扎克伯格此前提到,未来 1-3 年 Facebook 在元宇宙方面都会处于打基础的阶段,投入必定导致成本的巨额增加,且元宇宙的发展不是一蹴而就的,短期内盈利空间较为有限。

22年Q1,该业务总营收为6.95亿美元,较去年四季度的8.77亿美元下降20.7%,但高于分析师预期6.771亿美元。一季度该业务收入在总营收中占比2.49%,经营亏损达到29.60亿元。

去年12月,Meta迈出了让元宇宙成为现实的第一步——推出虚拟现实平台Horizon Worlds。该平台包括面向生活与娱乐方面的Horizon Worlds、可举办演唱会等大型活动的Horizon Venues,以及VR办公平台Horizon Workrooms。用户可和朋友以虚拟人形象聚会的场所,并能够通过佩戴VR头显进行会面、交谈和互动。

这一平台用户增长迅速,在今年2月时就已经突破30万用户,新创建的世界数量已经超过 1 万个。但问题也随之而出:许多女性站出来发声,抱怨Horizon Worlds及其姊妹平台Horizon Venues中存在性骚扰和性侵犯 。

在发生此次性骚扰事件后,Meta公司宣布了“Personal Boundary(个人结界)”,该功能可作为虚拟化身周围的力场,以防止其他人靠近。Meta 表示,Personal Boundary 默认情况下始终处于开启状态,且无法关闭。在未来,公司将决定是否添加新控件,例如允许用户自定义其 Personal Boundary 的大小。

用户网络基础设施的落后,也阻碍了meta元宇宙的拓展之路。今年2月底举行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上,Meta公司副总裁丹·拉比诺维茨(Dan Rabinovitsj)指出,目前的家庭网络和移动网络都还远没有为“元宇宙”做好准备。

meta元宇宙平台的“高抽成”则引起市场广泛争议。今年2月,有媒体报道称Meta 将从创作者的收入中高比例抽佣。4 月Meta 开始测试 Horizon Worlds 的平台交易功能,即世界内购功能(in-world purchases):对于 WEB 端、移动端的用户,Meta 将从中抽取 25% 的佣金。而对于通过 Oculus VR 头显进入的用户,Meta 要抽取高达 47.5% 的佣金。

尽管META的抽成相比同类的Roblox 平台75.5%的佣金来说更低,但将近50%的抽成也可能会使得创作者的不满、以及平台的壮大。

这也招来一些竞争对手吐槽,比如苹果发言人弗雷德・塞恩斯(Fred Sainz)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Meta 曾多次指责苹果向 iOS 开发者抽取 30% 的应用内购买佣金,现在Meta向这些开发者收取比任何其他平台更高的费用。这样的做法充分暴露了 Meta 的虚伪。一方面,他们想免费使用苹果的应用商店平台;另一方面,又想压榨自己平台上的创作者和小企业。”

2022年一季度,尽管用户数据转好、利润高于预期,但META的增长警报并未解除——包括政策、战争、通胀、宏观经济等因素影响业绩增速、以及广告业务增长预期,元宇宙业务前景尚不明朗。

Meta未来前景如何?没有人能够说清。只是通向成功的道路将会难而漫长。

来自: 元宇宙之道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