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提营收、破圈层、扩社群,2022年国漫IP扎根数字藏品

区块链巴士-琪琪 2022-5-6 15:41 12594人围观 资讯

2022年即将过去4个月,人们还在苦等第一个国漫爆款。然而,国漫领域的头部IP们,已经把他们的触手伸向了新的领域——数字藏品。

上周,若森数字、众策文化、两点十分和七创社等一批中国头部的动画公司联合发布了他们的数字藏品计划,计划从4月20日开始在顺网的数字藏品平台瞬元数藏分批进行售卖。每部国漫作品推出四款数字藏品,每款限量5000份。

几乎是同一时间,腾讯动漫对外发布了十年限定数字藏品,其中覆盖了《一人之下》、《狐妖小红娘》、《大王饶命》等知名国漫IP。腾讯动漫App直接成为了此次数字藏品售卖的平台,迈出了他们数字藏品的第一步。这4800份数字藏品,上线当天就被抢购一空,甚至一度引发了腾讯动漫App服务器宕机。

如果把眼光放的更远一点我们不难发现,支付宝、腾讯和B站这样的平台方早就已经布局数字藏品领域,并推动了诸多国漫IP加入这一市场中。鲸探这样的数字藏品平台,一年的成交量已经逼近2亿。而到了今年,更多的动画制作公司也投入到数字藏品的大潮中,进一步实现他们的布局。

数字藏品对于这些国漫IP而言,只是一种增加营收的方式么?

一些动画制作公司数字藏品业务负责人告诉预言家游报(ID:yuyanjiayoubao),数字藏品已经逐渐开始变成IP营销的重要工具。许多数字藏品的主要目标群体可能过去并不会看动画,而动画公司显然可以借此机会使得自家的动漫IP实现破圈。另外,数字藏品的强用户粘性,也能够帮助动画厂商构建并扩展属于自己的社群。

动画公司热衷于哪些数字藏品?他们会选择什么IP来吸引更多圈外人士?市场和平台是如何看待受人瞩目的数字藏品?预言家游报走访了多家动画制作公司以及数字藏品的平台方,希望能够洞察到国漫IP与数字藏品所带来的新可能。


国漫IP发力数字藏品,变现成为主要动力


过去一年时间里,数字藏品的热度不可谓不高。

根据算力智库本月发布的《2022数字藏品研究报告》显示,2021年国内共计发售数字藏品数量约456万份,总发行价值约为1.5亿。数字藏品所覆盖的范围也非常之广,包括了文创、体育和票务类数字藏品。这其中,文创领域毫无疑问是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另外,数字藏品能够与数字教育、数字社交以及元宇宙等时下热门领域实现联动。

数字藏品市场增长趋势明显,但让动漫厂商们下定决心进入这块市场的,还是先行者们已经看到了普通用户对于数字藏品的热衷程度。

七创社相关业务负责人nono告诉预言家:“目前国内的动画公司,变现是摆在所有人面前的一个难题。数字藏品这一类新鲜事物出现之后,大家还都愿意去尝试。毕竟数字藏品对于IP版权方而言,成本不高,但收益还是非常可观的。

众所周知,数字藏品具备一定的稀缺性,加之动漫IP的特质加强了数字藏品的文化价值,因此很多数字藏品的售卖价格和二级市场价格都非常可观。比如《伍六七》和不二马大叔的猛虎下山,他们都推出了专门的支付宝付款码皮肤。

这些支付宝付款码皮肤价格都不贵,10元到20元不等,一般上线瞬间就会销售一空,无论上架了多少个。当这些支付宝付款码到了可以流通的时间,二手交易价格普遍上涨至60元左右价值直接翻了五六倍。

而像腾讯动漫App推出十周年纪念的数字藏品,不仅有相关动漫IP的插画,还配上了IP相关的定制音频。如此具有纪念意义的数字藏品,价格上涨100倍也并非天方夜谭。

相比数字插画和付款码皮肤,虚拟手办的制作工期要更长一些,但为动漫厂商带来的收益也更高。去年9月,奥飞娱乐推出了3款《镇魂街》IP的限量版虚拟手办,其中一款销量达到了4万份。按照25.9元的售价来计算,单单这一款虚拟手办就为奥飞带来了百万销售额。

除了插画和虚拟手办之外,一些动漫厂商还在数字藏品中植入了AR技术,让粉丝们可以与购买的虚拟资产进行互动,带给他们不一样的视觉体验。

去年11月,艺画开天联合GSV Digital Arts等合作方,推出了《灵笼》AR系列数字盲盒。通过实物化的艺术风格与AR技术相结合。

粉丝购买成功之后,首先会看到一段精致的开盒动画,然后就是角色的虚拟手办与相关的生态动画片段。数字藏品与AR技术相融合,背后凸显的是艺画开天试图给粉丝们还原一个他们想象中的灵笼世界。

值得一提的是,《灵笼》AR数字盲盒上线之后就立即售罄,并在永乐拍卖数字藏品专场创造了12万人民币的拍卖纪录。

从上述诸多案例不难看出,动漫IP相关已经成为数字藏品领域的一个重要品类。无论是插画、虚拟手办,还是AR盲盒,都能给IP版权方带来一笔可观的收入。


数字藏品带动国漫IP破圈,成为营销起点


数字藏品带给IP版权方的收入是人所共知的,但这并不是国漫IP入局数字藏品的全部意义。随着数字藏品市场的急剧扩张,人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数字藏品的投资者和动画IP粉丝两个群体之间并不完全重合。而随着销售的不断进行,数字藏品势必可以帮助国漫IP实现破圈。

破圈难一直是近几年围绕在中国动画人身上的一个重要问题。受众群体较为固定,IP自身的人设和文化价值虽然拥有破圈的条件,但跨界的能力还是制约了许多国漫IP更进一步。

如何通过与其他IP或者品牌的联动触达更广阔的用户群体,一直都是中国动画人所头疼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国漫IP授权方把数字藏品看作IP破圈营销的第一步。

nono向预言家透露,七创社在数字藏品领域制定了一个清晰的规划,那就是希望借助数字藏品实现手中IP的进一步破圈。

七创社选定IP作为数字藏品的标准很简单,就是要让购买的用户出于兴趣因素,愿意长期持有而非直接转卖。《凹凸世界》恰恰就是他们比较有粉丝基础且用户粘性较高的一个动漫IP。粉丝们对于作品中的角色有着非常高的喜爱度和认可度,愿意为之付费。另外,《凹凸世界》IP本身就是诞生于虚拟网络,这样的属性有着天然和数字藏品结合的契机。

事实上,七创社希望自己能够打造一个连接线上与线下,动画、游戏、实体周边、虚拟产品为一体的元宇宙IP作品,数字藏品算是在IP拓展方面所做的一次新尝试。nono甚至直言,数字藏品目前市场还在不断发展,但未来主流的动漫IP都将会把数字藏品作为IP开发的起手式。

与七创社持有类似IP开发策略的还有《一人之下》。作为最早一批发力跨界合作的动漫IP,《一人之下》几乎尝试了市面上几乎所有主流的合作联动形式。从最简单的食品和日用品的跨界合作,到把江西龙虎山打造成为首个动漫圣地,《一人之下》积累了充分的跨界合作的经验,并把他们的IP扩展到尽可能多的人群中。

但事实却是,《一人之下》IP仍然拥有较大的市场挖掘潜力,用户圈层的扩展也远远没有达到天花板的程度,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愿意去尝试推出数字藏品。

经营一个成功的国漫IP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对于后来者而言,数字藏品已经成为他们实现破圈的一大利器。


新社群+新产品形态,两大惊喜等待国漫IP


营收和破圈,对于国漫IP无疑有着极大的吸引力,但数字藏品的可能性显然不止于此。新的社群塑造和新的产品模式,数字藏品的未来仍然有许多惊喜等待着动漫行业,而身处其中的从业者们,对于这些新鲜事物同样非常期待。

OBS超星原力创始人兼CEO廖怀南认为,从传统品牌营销角度来看,任何产品如果想要实现销量的突破社群的维护都是必不可少的,基于社群的宣传相比普通的宣传手段也会更加有效率。与此同时,社群也会跟着IP一同成长,因此这会是一个长线的生意,而非短线经营。

目前,获得主流观众认可的国漫IP,都会构建属于自己的社群体系。QQ群、微信群、微博群,这些社群中动画公司可以寻找到优质的粉丝,以便进行下一步的营销。不过,对于一些小公司和新IP而言,构建属于自己的社群仍然是非常困难的。

有意思的是,数字藏品领域天生就带有社群属性。无论是后续的交易,还是购买之后自发形成的,数字藏品的购买者的用户粘性远超其他用户。廖怀南表示,当国漫IP推出了数字藏品之后,为了更好的助推销售,厂商自己就会开始注重社群的维护。

无论是冲着数字藏品来的新用户,还是原本动漫IP的粉丝,只要厂商能够找准维系社群的方法,就能最大化实现社群内部的良性循环,从而最终获得一个较为优质的社群。廖怀南也提到,他们在发行《眷思量》IP数字藏品的时候,就观察到相关数字藏品在《眷思量》粉丝社群中取得了不错的反响,也带动了一些新粉的加入。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行业的发展,数字藏品已经开始衍生出新的形态,这些新形态甚至能够催生出新的产业。

比如近期有消息显示,抖音即将推出名为“沸寂”的新业务,主要涉及虚拟服装、虚拟人、虚拟时装等方面。“沸寂”是一个全新的时尚社区,将科技人文融入时尚,为时尚产业构建一个新的市场。

事实上在廖怀南看来,虚拟服装与数字藏品两者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这种从数字藏品中衍生出的新形式,也极易实现与国漫IP的联动。廖怀南向预言家透露,目前已经有一些知名顶流国漫IP开始筹备与虚拟服装的联动,等到适当的时机就会向外界正式宣布。

最近半年以来,数字藏品被进一步监管的声音其实一直都没有停止。然而,整体市场的不断壮大还是给了更多从业者以信心。国漫IP的持续加入,让外界看到了数字藏品的营销价值。显然,随着更多的资金和新技术的助推,数字藏品的未来仍有无限的想象空间。

来自: 预言家游报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