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计划两年内推出四款头显,Meta的元宇宙之路会更加平坦吗?

区块链巴士-琪琪 2022-5-7 16:57 17619人围观 资讯

最近,业内各大媒体均对Meta(原Facebook)接下来的头显发布计划作出了报道。根据内部流出的路线图显示,Meta将在未来两年内发布四款VR头显,其中Quest系列会占据两个席位。

在海外专业媒体看来,全新Quest头显的代号已被确定为Stinson和Cardiff ——两个来自加州的地名。与苹果一样,Meta也从2014年开始就沿用了使用地名来代表产品的习惯。例如,很多早期VR玩家的挚爱Oculus Rift DK2的代号就是Crystal Cove,而初代Quest头显的代号则是Monterey(与苹果最新版MacOS重名)。

2021年,新浪VR曾经报道过Meta正在秘密开发的高端头显:Project Cambria。对于这款产品,扎克伯格曾对外表示它将更适合远程工作场景,而非单纯的泛娱乐产品。时隔数月后,曾有媒体对外宣称这款头显的售价为799美元或更高,但Meta官方在获悉后迅速进行了辟谣,并表示Cambria的售价会明显超过799美元。

让我们再回到上面的路线图。具体来说,该计划正是以代号为Funston的第二版本Cambria完成了这四款头显的规划,并将于2024年发布。

总结来看,Meta将在未来两年内发布两款新的Quest系列头显和两款更高端的Cambria系列头显。不过,就像许多重磅产品的问世一样,确切的发售日期很可能会更改。毕竟,当前业内依旧弥漫着芯片荒的阴霾,而疫情所导致的停工和供应链问题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像新品问世。


1.关于下两代Quest头显


作为近两年大红大紫的产品,Quest1和Quest2取得的成绩毋庸置疑,尤其是后者已成为大多数VR玩家耳熟能详的网红产品。而对于它们的接班人,外界也充满了好奇和猜想。2021年三月,扎克伯格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Meta已在研发未来几代的VR头显,并对Quest3和Quest4的概况作出了描述。

就目前而言,我们尚无法对即将到来的Stinson和Cardiff的规格作出预测,甚至无法确定其是否就是扎克伯格去年提到的Quset3和Quest4。虽然此前的两款产品都遵循了数字编号方案,但即将到来的新品不见得会有大幅度的隔代升级,因为它们也可能只搭载了产品生命周期里的中期更新,甚至只有局部提升(核心环节)。

当然,在此基础上也就无人能对其报价作出预测。


2.关于视觉和面部追踪


作为一度被外界视作Pro版Quest的产品,Cambria的硬件提升是很多人都关注的。这其中,各种时髦的追踪功能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此前,扎克伯格曾对外表示,公司的目标就是在2022年正式推出Cambria第一代产品。从产业链传出的消息来看,视觉追踪和面部追踪已确定会出现在新设备里。

另外,鉴于Quest系列独立头显的超高性价比,尤其是299美元的价格大幅拉低了购买成本,所以很多人对新设备的价格也充满憧憬。但对于Meta而言,如何将一款搭载了两大追踪技术的独立头显做到人人都能买得起,确实存在不小的难度,这对于财务和技术两大部门的挑战是非常严峻的。

此前,已有部分泄露的Cambria照片显示,该头显的控制器(手柄)会将抛弃传统的追踪系统,取而代之的是控制器本身的内置跟踪摄像头。这么做的好处也很明显:减轻头显的追踪运算负担,并允许手柄利用红外线来达到更精确的追踪效果。


3.一点官方消息


在Meta刚刚举行的2022年首季度财报电话会里,扎克伯格对投资者表示:公司将在未来几个月里公开Project Cambria的更多细节,因为该产品的发售日期已日益临近。另外,Cambria的地位绝不会取代现有的Quest2,因为Meta给这款经典产品设计的生命周期还有很久才会结束。

另外,Meta还曾向外媒透露将在2024年出货首款AR设备:Nazare,并在2026年和2028年推出其后续的二代和三代产品。


4.关于Nazare


曾有一位参与过Nazare项目的Meta前员工表示,扎克伯格对于AR眼镜的期望极高,甚至不亚于VR头显和元宇宙项目本身。在这位年轻的互联网掌门人心里,AR眼镜将成为Meta公司缔造的新时代,其重要性丝毫不亚于苹果当年发布iPhone。

具体来说,扎克伯格坚持要求Nazare的第一个版本提供完整的AR体验,包括3D图形、大视野和易于推广的外观设计。在此基础上,设计团队最初希望它能拥有70度的视野,这比目前市场上的产品宽得多,但它很可能无法实现。另外,从Meta内部流出的消息来看,Nazare目前的重量为100克,大约是一副普通眼镜的四倍。

不过,尽管已经花费数十亿美元开发AR眼镜,但Meta内部对首款设备的销售预期并不高:只有几万部而已。另外,该产品的首个版本将针对早期采用者和开发者。目前,虽然其价位尚未决定,但它肯定会比299美元的Quest VR头显更贵。

相对于VR头显,AR眼镜的各种成本可能更高。从现有的产品和路线图来看,一款成熟的AR眼镜仅物料成本就高达数千美元。而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再一次考研扎克伯格的决心:是否会沿用Quest系列头显的补贴政策,从而在加强自身竞争力的同时,大大削弱苹果等竞争对手的利润率。


5.我们的观点


虽然Meta对于AR抱有极大的希望(Apple也是),但业内始终对未来几年人们是否会接受AR眼镜抱有疑问。就目前而言,包括微软、Snap和其他公司在内,其主打AR产品还远远不是主流。而这种情况对于公开下注元宇宙的Meta来说,风险无疑是最大的。

据了解,Meta旗下参与元宇宙的相关部门已经膨胀到约18000人,仅去年就花费了该公司100亿美元。为了制造AR眼镜和未来的VR硬件,Meta还从微软、苹果、谷歌和其他公司挖人,从而直接推动了整个行业的人才价格上涨。当然,这其中付出最大代价的还是Meta自己。

另外,由于其社交媒体业务放缓,年轻用户涌向TikTok等竞争对手,Meta的股票已经受到打击。与此同时,其在美国境内收到的反垄断审查基本宣告了公司几项大型收购失败,例如对Instagram和WhatsApp发起的世纪大收购。

更重要的是,在通过最近iOS系统中的追踪变化削弱Meta的核心广告业务后,苹果也在准备对扎克伯格的硬件战略发起攻击,而这家科技业的真正巨头最快今年就会推出高端MR头显,并最终推出自己的AR眼镜。

基于以上困境,我们认为虽然扎克伯格已向全世界宣告了其进军元宇宙的决心,但Meta旗下的VR/AR设备成为真正的主流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虽然Quest系列设备已取得了初步成功,但竞争者的特点与实力绝非低价政策就能抵挡。

就像一位Meta前员工说的那样,扎克伯格想在元宇宙领域取得成功,可能需要几十年。

来自: 新浪VR
我有话说......